• <tr id="m6iwm"><table id="m6iwm"></table></tr>
  • <u id="m6iwm"></u>
    <s id="m6iwm"><noscript id="m6iwm"></noscript></s>
    <u id="m6iwm"></u>
  • <u id="m6iwm"></u>
  •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宏觀經濟 > 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發揮綠色金融應對氣候變化的資源配置引導作用

    2022年06月21日 15:55   來源:中國經濟網   

      21世紀,世界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國際變局。其中,日益迫切的氣候變化問題給世界各國帶來了一系列環境、政治、經濟、金融、貿易等問題,從而氣候治理成為當前各國極為迫切的首要任務,各國紛紛推進一系列綠色低碳轉型的政策舉措,并在《巴黎協定》等各項國際性氣候協議的敦促和引導下,努力減緩全球升溫幅度和應對氣候環境問題。而要想為應對氣候變化持續注入動力,就需要廣泛開展一系列綠色投融資活動,建立并完善綠色金融體系,發揮綠色金融的資源配置引導作用。

      若要推進聯合國所倡議的21世紀中葉基本實現全球碳中和(碳凈零排放)目標,至少需要數百萬億規模的綠色資金,以滿足實體經濟綠色轉型與升級的大量需求,從而綠色金融應不斷開展工具創新和服務升級。這表明,借助和發揮綠色金融的資源配置引導功能以應對氣候變化,將成為綠色金融在全球碳中和時期的實踐創新發展方向,是綠色金融需要承擔的重要職能。

      綠色金融改善環境外部性問題

      在工業生產活動種,產生環境影響的生產過程具有一定的外部性,包括污染物排放和溫室氣體排放。其中,在日益嚴峻的氣候問題下,碳排放已然成為21世紀最大的外部性問題,若不及時付出有效的行動減緩氣候問題并適應氣候變化,將對人類文明存續造成不可忽視的負面影響,從而氣候變化外部性問題的迫切性、復雜程度、覆蓋范圍、影響程度等遠遠超過了其他環境問題。

      對此,發展綠色金融則具有強烈的環境正外部性,從綠色溢價的角度,綠色溢價是清潔零碳生產成本超過含碳生產成本的差異,綠色溢價越低,清潔生產與傳統生產方式的成本差距就越小。在綠色溢價較高的初期,綠色生產的經濟效應并不高于傳統模式,缺乏利益驅動使其融資活動具備正外部性,從而綠色金融的這種正外部性大多依賴于政府提供和公益。但是,政府資金運用遠低于氣候目標的最終需求,從而應當引導市場資源和社會資金進入氣候領域,并激發綠色金融走向新的發展階段。而從產權角度,生態環境權益的界定與市場化是推動外部性內部化的重要舉措,當政府發揮自身政策作用,明確相關環境權益在氣候目標下的優先地位,或者環境負外部性開始存在政策風險和市場風險,綠色金融的市場機制會促使資源在氣候領域的合理優化配置。從而,當充分調動社會資金進入綠色產業中后,綠色溢價逐漸實現降低甚至轉變為負數,對市場資金的吸引力將越來越高。因此,綠色金融在的資源配置作用還有助于推動社會資本進入低綠色溢價的產業。

      綠色金融引導資金流向薄弱環節

      綠色金融對資源配置的合理引導作用,還需要作用于將更多資金流向薄弱環節,擴大綠色金融覆蓋面,以加強金融對實體經濟的全方位支持。從而,發揮綠色金融的資源配置功能支持中小微企業等氣候敏感性群體是未來更長的時間段內需要考慮布局的一個方向,它并非短期內就能探索出相關模式和機制,因為在實現碳中和目標的長期過程中,各種氣候問題會不斷產生,隨時需要綠色金融創新并作出應對。

      當前,全球疫情對中小微企業的影響較大,需要一系列紓困政策緩解中小微企業的困境。同理,氣候變化、環境問題、能源危機等方面對于中小微企業的影響也不容忽視,也需要建立綠色金融的防范和應對機制,建立綠色金融的氣候紓困機制。同時,還應從主動轉型層面上提高綠色金融的覆蓋面,眾多中小微企業和其他受氣候影響較大的“氣候敏感性群體”,對綠色投融資的參與程度較低,難以有效獲得綠色資金帶來的支持和便利,但受到氣候問題和轉型問題的影響更大。因此,對于面向中小微企業的綠色金融發展而言,首要任務是克服環境檢測與評估的信息不對稱問題,只有發展規模化和低成本的中小微企業環境評估產品,才能降低綠色資金流入中小微企業的信息阻礙,并且通過綠色信貸轉型和氣候融資來改善升級傳統的信用評估模式和信貸規則。

      發揮綠色金融資源配置的普惠性

      綠色金融的普惠性是綠色金融資源配置功能的重要元素,而普惠型綠色金融面向的對象,例如自然人、中小微企業、農戶、低收入群體等,恰恰是在氣候變化中最需要綠色金融提供支持的群體,為了彌補在綠色信貸活動中普惠型群體所面臨的與銀行間信息不對稱問題,這個在數字經濟迅速發展的背景下可以逐漸通過綠色數字科技來改善。

      數字時代,信用體系通過數據得到了顛覆性的改善,它將并不完全以固定資產為主,主體的信用評估還依賴于其未來的償還能力,一方面在于項目前景,另一方面在于有資產抵押,資產抵押是保障融資安全的基礎,但抵押的主要目標是在保障最后的償還能力,一定程度上不代表信用主體是真正的綠色資金需求方,也不代表信用主體具備長遠和持久的綠色效益,也存在很多普惠型群體需要綠色融資且也能充分利用融資發展綠色業務。為此,數字技術不僅僅可以為生產過程賦能產業低碳和能耗管理,也可以為融資過程賦予標準化和規模化的綠色模式,最基礎的是金融大數據實現個人和企業碳賬戶的統一管理,打通碳賬戶記賬、碳排放統計核算、環境影響評價、綠色融資減排效益評估等多個方面,用綠色科技掌握碳資產,實現綠色經濟融入數字經濟發展之中,發揮綠色金融在資源合理優化配置上實現普惠性。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劉錦濤)

    (責任編輯:馬常艷)

    中日学生妹作爱的电影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