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m6iwm"><table id="m6iwm"></table></tr>
  • <u id="m6iwm"></u>
    <s id="m6iwm"><noscript id="m6iwm"></noscript></s>
    <u id="m6iwm"></u>
  • <u id="m6iwm"></u>
  •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高質量發展產業調研】拉面飄香

    2022年05月17日 05:39   來源:經濟日報   本報記者 趙 梅

      在第25屆蘭洽會隴上美食博覽會上,拉面師傅們正在表演牛肉拉面技藝。(資料圖片)

      清晨,彌散在空氣中的牛肉面香喚醒沉睡的城市。蘭州人的早晨,是從一碗牛肉面開始的。牛肉面已成為他們生活中,抑或情感上不可割舍的一部分。2019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考察,黃河岸邊,蘭州市民們講起了幸福感,習近平總書記幽默地說,你們幸福的一個原因還有蘭州拉面。

      蘭州牛肉拉面講究的是“一清二白三綠四紅五黃”,牛肉湯清亮醇香,蘿卜白凈,辣油紅艷,蒜苗、香菜翠綠,面條黃亮。一碗牛肉拉面,不僅是樸實勤勞的黃河兒女的情感寄托,更承載著厚重的中華優秀飲食文化精神,余味悠長。從沿街叫賣的“熱鍋子面”到“中華第一面”,再到乘著“一帶一路”東風走向世界,蘭州牛肉拉面已成為蘭州乃至甘肅省的一張亮麗名片,享譽海內外。如今,新消費渠道和場景不斷發展,特色餐飲消費模式不斷涌現,在飛速發展的時代潮流中,這碗牛肉拉面,路向何方?

      2021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考察時詳細了解沙縣小吃發展現狀和前景,關心產業里的大民生。他指出,要抓住機遇、開闊眼界,適應市場需求,繼續探索創新,在創造美好生活新征程上再領風騷。總書記對小吃產業發展寄予的希望,讓同是全國知名小吃的蘭州牛肉拉面從業者信心大振,期待這個百年小吃在新時代煥發出新的活力。

      傳承文化

      “一二細、一韭葉,面大些、辣子多些……”晨曦微露之際,牛肉面館堂倌的招呼聲打破了蘭州清晨的沉寂。

      早晨7點多,蘭州牛肉拉面第四代傳承人馬文斌已來到金鼎牛肉面悅賓樓后廚,嘗湯,指導伙計們和面、拉面的手法。等客人們踏著晨光落座,馬文斌和負責解說的員工馬蕾來到大廳中央,現場演示牛肉面的拉制過程。

      “馬師傅首先為大家演示的是毛細,毛細是牛肉面中最細的一種面,師傅共拉8手就可以成型,成型后的毛細在師傅手中千絲萬縷,猶如九天瀑布飛瀉而下……”伴著馬蕾的解說,面團在馬文斌手中不斷變化。毛細、韭葉、蕎麥棱、大寬等不同面型博得眾人一片喝彩。

      如絲的拉面飛入開水鍋里,翻滾、撈起,大勺舀起的牛肉湯澆進碗里,放上紅紅的辣椒、翠綠的蒜苗和香菜,一碗正宗的牛肉拉面便端上了桌。

      1975年,18歲的馬文斌被分配到蘭州市飲食服務公司廣場清湯牛肉面館,正式進入牛肉面行業,從學徒一步步干起,直至成為烹飪大師。“三遍水、三遍灰,面要九九八十一遍揉,這樣拉面才會彈性韌性十足。”馬文斌說,以前牛肉拉面中添加蓬灰,看灰、熬灰、揉面至關重要。入行之初,師傅就將在實踐中總結的經驗一一傳授給他。

      “要做好一碗面,揉81遍遠遠不夠,要反復揉到面里起了泡,發出‘砰砰’聲,這樣面才揉好了,面的光澤也出來了,煮出來的面條是發亮的。”馬文斌說,剛入行時一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揉面,僅揉面這一道工序他就揉了3年。

      “剛入行時,師傅就對我說,360行行行出狀元,你踏踏實實地學,我一絲不茍地教,希望你能把我們的民族文化發揚光大,讓蘭州牛肉拉面走向全國、走向世界。”馬文斌至今依然清晰記得當初師傅的教誨,也深知自己的責任。

      甘肅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節點,由絲綢之路傳入的各種調味料與當地飲食文化和制作工藝融合碰撞,促成了游走于蘭州街巷的“熱鍋子面”到牛肉面的華麗變身。

      據傳1915年,蘭州南灘街人馬保子用荒灘上蓬草燒制的草木灰作為和面的添加劑,對面團進行反復揉、捶、摔、打,拉出一碗彈性十足、久扯不斷的面條。把清如鏡面的牛肉清湯澆在煮好的面條上,再佐以油潑辣椒、香菜等,便產生了色香味俱全的蘭州牛肉拉面。

      1980年,蘭州南關人楊文華赴寧夏吳忠開辦“楊記面館”,讓牛肉面走出蘭州,走向廣東、江蘇、北京、上海等地。

      蘭州牛肉拉面傳到距蘭州150多公里的臨夏回族自治州,臨夏人也紛紛走出去開店。臨夏回族自治州臨夏縣榆林鄉全家嶺村村民馬玉忠說,1994年自己跟隨姨父到南京開牛肉拉面店,當時南京共有17家蘭州牛肉拉面店。

      截至2020年,臨夏縣在全國大中城市開辦以牛肉拉面為主的企業達9147家,從業人員3.5萬人。

      “改革開放前,蘭州牛肉拉面只有零星十幾家面館;上世紀90年代中期,許多品牌不斷涌現,店鋪數量開始劇增,也開始走向省外;90年代末期,國有企業蘭州金鼎牛肉面有限責任公司成立后,開始向全國推廣連鎖經營;至本世紀初,蘭州牛肉拉面品牌不僅遍布大江南北,還借助‘一帶一路’東風,走向了國際。”甘肅省蘭州市商務局副局長劉志強說,蘭州牛肉拉面經歷了4個階段的發展歷程,從地方小吃起步,如今已發展成為大眾快餐。

      2021年6月,蘭州牛肉拉面制作技藝入選國務院批準公布的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拉了半輩子面的馬文斌自豪和喜悅溢于言表。“我想我這一生最大的成功,就是一直在堅持弘揚牛肉面文化,沒有辜負師傅們的期望!”馬文斌說。

      蘭州牛肉拉面店已遍布全國各個省份,國內開設5萬余家。甘肅全省有4000多家,年營業額約120億元,從業人員4萬余人。每天都有牛肉拉面店新開張,也有的不得不關門歇業。讓蘭州牛肉拉面強起來、走出去,這也是無數為蘭州牛肉拉面行業發展努力的人們共同的心愿。

      走出去了,怎么強起來?大家還在孜孜探求著。

      打造品牌

      “油溫250℃放蔥姜蒜炸香后濾渣,油溫降至190℃放芝麻,降到140℃后炸辣椒……”蘭州思泊湖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運營總監劉隆在給河南平頂山衛東區新加盟的馬路牙子蘭州牛肉拉面店進行現場培訓。

      劉隆主要負責河北、河南兩省加盟店的市場督導、人員培訓和店面營銷工作。自2015年至今,他培訓督導的加盟店已有上百家。“我們培訓和督導的目的是為了使加盟商根據總部的量化標準操作,要讓加盟店和總店一個口味,不能隨心所欲。”劉隆說。

      “加盟連鎖經營比自己摸索能少走很多彎路,我可以在短時間內學習到授權者積累多年的實踐經驗、成熟模式和核心技術。”馬路牙子蘭州牛肉拉面店負責人呂曉剛說,加盟能降低經營成本,也提高了品牌形象和信譽度,降低了競爭風險。

      在蘭州黃河北,一座古色古香的門牌上,“中國蘭州牛肉拉面”和“東方宮”的牌匾分別懸掛于上。

      2009年,東方宮被蘭州市政府選定成為向全省、全國和海外推廣的首家蘭州牛肉拉面示范企業,被授權使用“中國蘭州牛肉拉面”商標。加盟制是東方宮實現快速擴張的法寶。東方宮構建了一套以技術服務和人員培訓為主要內容的加盟方式,并配套相應的監督機制。

      2012年,東方宮第一家加盟店在西安開業。“停車場車停不下,500多平方米的店擠不進去,當時一碗面10元,一天賣出近5000碗面,這個數字一直沒有被突破。”東方宮經理馬俊講述第一家加盟店火爆的場面。2013年東方宮在北京望京和西直門開了兩家店,食客云集。北京和西安加盟店的良好開端讓許多人看到商機,開始加盟東方宮。2015年,東方宮的加盟店突破200家;2018年接近500家。此后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等原因,連鎖店有所減少,如今還剩400多家。

      東方宮的加盟條件是苛刻的。“店面面積需要200平方米;地理位置必須是繁華的一樓或商場的品牌餐飲區,不做大排檔;必須符合清真餐飲及國家法律法規的要求。”馬俊說,東方宮定位走中高端路線,和街頭的牛肉面店有所區別。

      加盟經營,是蘭州牛肉拉面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階段。但繁榮發展的背后,標準化操作規程和監督管理方式有時并沒有對加盟店產生足夠的約束力。加盟就像一把雙刃劍,若管理得當,皆大歡喜;若管理不善,則會損害品牌形象。

      “加盟店如果允許隨意加盟、松散加盟,管理跟不上就是自己砸自己的牌子!”金味德拉面文化產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梁順儉說,金味德加盟店最多時曾達300家,后來逐步取消了加盟。

      “有的加盟店在生意好或總部人員在場的時候會按規范制作拉面,生意不好時就偷工減料,有時候明明知道他們在胡折騰,但因為沒有證據,只能等合同到期后取消加盟。”馬文斌說,加盟店的失控讓他們不得不轉換發展方式。

      “有些店掛著我們的牌子,但不用我們的核心調料,不按規范經營。達不到要求的店我們就直接取消加盟,2015年至今,這種原因關停的店大約占20%。”蘭州思泊湖牛肉面品牌創始人殷云飛說,自2015年搞加盟至今,加盟店達到600多家,但是關停一直在發生。

      面對加盟導致的種種問題,蘭州牛肉拉面開展了取消加盟合作、維護品牌聲譽的保衛戰,有的品牌將加盟方式轉化為直營模式和原材料供給,有的仍在堅守中摸索。

      “隨著品牌的壯大,我們正努力走出為加盟費而加盟的階段。在實力不足以實現全面直營的階段,我們要做的就是加強管控,提高準入門檻,把一些負面因素對品牌的影響降到最低。”殷云飛說。

      “蘭州牛肉拉面發展加盟連鎖,應按照現代連鎖經營的規范從產業鏈前端到后端整體進行標準化發展規劃設計,企業和加盟者都要高度自律,以標準化規范化操作合力維護品牌形象,由此推動整個產業高質量發展。”中制智庫理事長焦新望說,蘭州牛肉拉面不僅要做好一碗面,還要有科學合理的規劃設計、供應鏈管理和品牌維護。

      加盟連鎖經營模式涉及企業管理的方方面面,而其中標準化問題尤為關鍵,這決定了品牌能否通過加盟擴張達到提升整體競爭力的目的。早在2000年、2003年,甘肅省分別發布《蘭州牛肉拉面甘肅省地方標準》《蘭州牛肉拉面館(店)分等定級標準》,對牛肉拉面的分類、技術要求以及店面按經營面積、就餐環境、管理、技術等要素進行分等定級。

      2020年,甘肅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蘭州牛肉拉面(煮食型)食品安全地方標準,對工業化生產的蘭州牛肉拉面從面條包到牛肉包、牛肉湯包、脫水蔬菜等方面提出了具體要求。

      “企業是標準化生產的第一責任人。”甘肅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食品安全標準與檢測評估處處長楊敬科說,職能部門的標準化要求更多的是規范引領作用,而真正要“用標準”、讓標準化服務于企業,需要的是牛肉拉面企業和經營者的高度自律。

      致富產業

      清晨6點多,在安徽馬鞍山市含山縣開拉面店的馬艾有布夫婦開啟了一天的忙碌。兌湯、揉面、拉面、收拾碗筷桌椅……一直忙到晚上10點閉門歇業。“和以前受過的苦相比,現在真的是享福!”馬艾有布說。

      馬艾有布祖輩都生活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臨夏縣漠泥溝鄉前川村,靠著幾畝薄田艱難度日。漠泥溝鄉6個村都曾是貧困村。從18歲開始,煤礦挖煤、摘棉花、修路,一路走來,他干的都是辛苦活,吃夠了沒技術的苦。“在外面掙錢太辛苦,也掙不了錢,你好歹學個手藝,當個匠人。”馬艾有布對已年滿18歲的兒子馬文的尼說。馬文的尼深知父親說得很有道理,但具體學什么技術他并沒有方向。

      馬文的尼的堂姐在安徽馬鞍山市含山縣開拉面館,馬文的尼去那里游玩時,看到開拉面店有商機,便萌生了學習拉面技藝的念頭。在家鄉的微信群里看到漠泥溝鄉開展拉面培訓的消息,他趕緊報了名。2020年1月3日,他成為漠泥溝鄉第三期拉面培訓班學員,開始了為期20天的拉面技藝培訓。

      此時,馬艾有布則在含山縣四處尋找店鋪,終于在合適的地段租下了店面。馬文的尼學成后趕往含山縣,承載著一家人希望的牛肉拉面店開業了。

      這些年,一碗拉面,不再是簡單的餐飲產品,正在成為鄉村振興發展的支撐產業。

      “陽洼村和何家村是我們的‘拉面村’,產業帶動作用不可小覷!”漠泥溝鄉黨委書記韓國義說,拉面產業是漠泥溝鄉的主導產業,全鄉從事拉面經營的有1051戶,占全鄉總農戶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脫貧戶有369戶,帶動就業1800多人。一家拉面館的年收入在10萬元左右,普通從業人員工資3500元以上,拉面師工資在5000元以上。正是看到拉面的帶動作用,他們自2019年起開始舉辦拉面培訓班,已集中培訓760人。

      “我們還通過政策驅動、貸款支持和加大培訓力度,從資金、質量、服務3個方面集中發力,整體提升拉面產業的規模和質量。”韓國義說。

      在臨夏縣,牛肉拉面產業已經成為“政府推動、面向市場、提升技能、促進就業、服務企業、做大品牌”的“千家萬戶”產業工程。“一年打工仔,兩年拉面匠,三年小老板”“通過發展牛肉拉面產業,貧困群眾找到了創業致富的門路,還涌現出了尹集鎮馬蓮灘村、漠泥溝鄉陽洼村等牛肉拉面專業村。”臨夏縣商務局局長拜學忠說。

      牛肉拉面作為技術型產業,技術人才是關鍵。臨夏縣把技能培訓作為重點,近3年來已培訓2678人。臨夏縣還協調金融機構精準幫扶、為牛肉拉面創業者提供資金扶持;組織就業推介專場招聘會,拓寬就業渠道,形成“培訓+就業+創業”的一條龍服務模式。

      臨夏縣發展牛肉拉面產業是甘肅省鞏固脫貧成果、銜接鄉村振興的縮影。甘肅省把發展蘭州牛肉拉面產業作為帶動全省餐飲業高質量發展、帶動就業助推精準脫貧的重要抓手,加大扶貧培訓力度,制定行業標準,促進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快速發展。“2018年以來,我們組織全省1000余名貧困地區人員參加免費培訓并推薦就業,帶動全省2.8萬人次參加蘭州牛肉拉面技能培訓,60%以上實現了就業。”甘肅省商務廳服務貿易和商貿服務業處副處長雷萬軍說。

      毋庸置疑,在脫貧攻堅的重要階段,牛肉拉面是助力脫貧攻堅的重要產業,解決了數以萬計的勞動力就業問題。在脫貧攻堅銜接鄉村振興的關鍵階段,如何讓它成為支柱產業?下一步如何走得更好?

      “我們正在挖掘牛肉拉面產業的帶動作用,讓它成為助力鄉村振興的富民產業。”甘肅省商務廳副廳長張永洪說,甘肅省將通過支持和鼓勵蘭州牛肉拉面龍頭企業在省外大中型城市開設店面,吸納農村地區人員就業。支持和鼓勵職業技能培訓機構進一步擴大蘭州牛肉拉面培訓規模,加大培訓力度,幫助更多的農村地區人員掌握拉面技能,通過經營蘭州牛肉拉面實現脫貧穩崗就業。支持和鼓勵蘭州牛肉拉面企業延伸產業鏈、供應鏈,帶動甘肅花椒、蒜苗、牛羊肉等特色產業種植、養殖、加工和銷售,提高產業發展聚集度。

      迭代升級

      在隴萃堂公司包裝車間,研發代工生產的濃縮牛肉湯速食面、半干鮮面和日曬面三種類型速食蘭州牛肉拉面正在包裝中。

      37歲的河北小伙劉先柏不曾想到,4年前他在超市無意間看到速食牛肉面產品的那一刻,竟讓公司轉型進入了實質性階段。

      劉先柏所在的公司之前做中高端甘肅特產銷售,2017年11月,公司提出要從之前定位的中高端土特產轉向日常消費產品。大方向確定后,開始尋找商機。他去超市購物看到一種速食牛肉面,當時眼前一亮。“那個應該屬于并不成熟的雛形產品,因為面是方便面的面,湯標注的是牛肉湯。”劉先柏說。他買了幾包,并在網上找到不同品類的速食牛肉拉面進行比對,隨后向公司匯報希望開展此項目。

      2018年6月28日,第一代“嘻燒”上市了。“‘嘻燒’有喜上眉梢的寓意,這兩個字有些時代元素,更適合年輕群體的喜好。”甘肅隴萃堂營養保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總裁王小偉說。

      但是,第一代面因為操作環節出現問題,市場反饋并不好。因為面上有乳酸菌保鮮,在煮面時必須要換一次水,把面上的乳酸菌去掉。但是,消費者大多會省去這個環節,導致面發酸。此外,這個面不入味、不掛湯汁,而蘭州牛肉拉面最大的特點是入味。

      “從上市到年底賣了不到200萬元。”劉先柏說,當時產品的市場定位還是特產,走特產消費渠道,銷售市場主要在蘭州自有門店、超市、機場等場所。

      一邊銷售,一邊不斷改進,從代工到上簡易加工設備,再到成熟的生產線,隴萃堂牛肉拉面工業化步伐不斷調整進步。目前,“嘻燒”蘭州牛肉拉面的面條經歷了乳酸菌濕面、凍干面、半干鮮面、速食面、日曬面的升級探索,湯也經歷了100克肉湯、50克肉湯、50克濃縮肉湯3個階段的摸索,最終定型為50克濃縮肉湯+速食面、半干鮮面、日曬面3種品類。

      “‘嘻燒’按地域特色方便食品銷售,全國已有1萬余家便利店上架銷售。”王小偉說,“嘻燒”蘭州牛肉拉面樹屏生產基地預計將于今年6月份啟用,生產線建成后一年產能可達5000萬份,產值將達1.5億元。

      新消費渠道和場景不斷發展壯大,特色餐飲消費模式不斷涌現,外賣發展愈加完善,速食等產品持續迭代升級。面對市場環境的急劇變化,蘭州牛肉拉面也在尋找永葆“魅力”的新路徑,但這條路并不平坦。

      蘭州大學博士鄧毓博是“網絡牛肉面館”創始人之一。“發明一種口味地道、安全健康、操作簡單的牛肉面,讓人們在任何地方都能吃到一碗正宗的牛肉拉面”,這是作為蘭州人的鄧毓博和同學熊永平的初衷。

      2013年9月,鄧毓博、熊永平聯合另外幾名同學,開始籌備開設“網絡牛肉面館”。2014年11月,歷經8個月反復試驗,防腐劑零添加、保質期一年的“網絡版牛肉面”——“牛大坊”問世了。熬好的牛肉湯高溫高壓殺菌后,真空灌裝在易拉罐里,拉面采用以低溫晾干處理的皋蘭和尚頭手工面,香菜、蒜苗真空凍干處理。“牛大坊”在淘寶上推出時,迎來首日銷售3000多份的開門紅,隨后每日也有300多份的銷量。

      隨著時間推移,作為第一代牛肉拉面速食快消品代表的“牛大坊”已經沉寂,鄧毓博又回歸高校主攻科技成果轉化工作,但他對牛肉拉面的關注度卻從未減少。“我們當時都是自己琢磨著干,做出來了,別人就抄襲,然后打價格戰。”鄧毓博說,“我們賣24元左右,抄襲的賣六七元,甚至包裝上的客服信箱都是我們的,但我們當時無暇顧及。”

      蘭州牛肉拉面和柳州螺螄粉是基本同時起步發展的預包裝食品,但如今一個寂寂無聞、一個風生水起。

      2014年,在鄧毓博他們探路蘭州牛肉拉面預包裝食品時,新消費并沒有像現在這樣如火如荼,單靠一個企業的力量就顯得勢單力薄。鄧毓博認為,當時大家認知相對傳統,很多人抵觸這種產品,甚至認為是在破壞牛肉面傳統文化;再者缺乏從產品設計、包裝到品牌和銷售的專業團隊,市場上多是互相粗暴抄襲;再加上政府有關部門雖然重視,但缺乏支撐牛肉面向工業化方向發展的資金和政策,這一系列因素導致探路陷入了兩難境地。

      “其實,牛肉拉面工業化發展潛力巨大。傳統門店也可以進行工業化升級,這是打造牛肉拉面總部經濟最好的切入點。”鄧毓博說,不僅速食牛肉拉面要用到工業化生產理念和技術,加盟連鎖的店面也可以依托工業化生產平臺,通過標準化手段做到成百上千家店統一口味、統一風格。“要把蘭州牛肉拉面做大,標準化是基礎。在傳統門店發展中引入工業化生產支撐,將其和純手工制作工藝加以區分,以不同的市場定位進行分層分級售賣,滿足不同群體的需求。預包裝食品要突出原產地因素,把好質量關、安全關和口味關。”鄧毓博說,蘭州牛肉拉面工業化需要政府引導,打造產業鏈,扶持鏈主企業,帶動全鏈條形成互為補充的發展模式,才能實現創新發展。

      走向世界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的街頭飄散著牛肉面的香味。對來自蘭州的方寧來說,能在當地吃上一碗蘭州拉面,不能不說是一件幸事。

      蘭州牛肉拉面店已遍及全球,在美國、俄羅斯等40多個國家已開設200余家。“有些同學、朋友不知道甘肅蘭州,但都知道蘭州牛肉拉面,我很高興大家通過飲食認識我的家鄉。”方寧說。

      方寧經常光顧的洛杉磯亞凱迪亞區的“蘭州牛肉拉面”店,經理是定居美國30年的華僑應持榮。“蘭州牛肉拉面被譽為‘中華第一面’,有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內涵,包含著豐富的中國元素,是向美國朋友介紹中國的最好美食!”應持榮說。

      “我現在有兩個80%,第一個是80%的客人是老外,第二個是80%的食客是年輕人。”應持榮說,去年2月在威斯克麗區開了第二家店,生意也非常好。“通過一碗面來講好中國故事,我更有信心了!”更讓他驚喜的是,不僅好萊塢邀請店里的蘭州拉面大師去拍片,洛杉磯的著名美食網站還刊登了蘭州牛肉拉面的內容。

      對長期居住于澳大利亞悉尼與墨爾本兩地的蘭州姑娘甘穎來說,讓蘭州牛肉拉面走向國際,是一種情懷。

      “作為地道的蘭州人,我從小就是吃蘭州牛肉拉面長大的,移居澳大利亞后時常懷念家鄉美食,便萌生了將蘭州牛肉拉面引入澳大利亞的想法。”2017年,她先后在墨爾本的兩所大學旁開了兩家蘭州牛肉拉面面館。

      “當時是小試牛刀,但生意非常火爆,店門口天天排長隊,中外顧客都贊不絕口。”甘穎說,由此更堅定了她在澳大利亞創立蘭州牛肉拉面連鎖餐飲品牌的信心。

      2018年,她在澳大利亞悉尼創立了“1919蘭州牛肉麵”連鎖品牌,并與澳大利亞大型商貿地產及租賃集團合作,加速品牌擴張。目前,“1919蘭州牛肉麵”不僅在澳大利亞擁有多家店鋪,美國洛杉磯作為她進軍美國市場的第一站,已有兩家分店。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品牌擴張的步伐減緩了,但仍有數十家店鋪正在洽談籌備中,品牌的產業鏈升級與全球化布局也在加緊進行中。

      來自尼日利亞的27歲姑娘金佑琪,2016年成為蘭州大學漢語國際教育專業研究生后,利用課余時間到興隴牛肉拉面職業培訓學校學習牛肉拉面技術。在2018年召開的中國面條博覽會上,金佑琪的現場拉面表演,引來眾人圍觀點贊。回國后繼續宣傳蘭州牛肉拉面文化是她的心愿,通過自己的努力,“拉”近中非友誼。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蘭州牛肉拉面走向國際的步伐加快。如何傳承發揚“中華第一面”,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布局運營中心,提供中式餐飲服務,銷售中國優質土特產品?如何對輻射國家和地區人員進行技能培訓和文化融合,讓蘭州牛肉拉面走得更遠?這是梁順儉正在探索的事業。

      “牛肉拉面人才短缺是向外推廣必須補齊的短板。”梁順儉說,2006年,他在招聘拉面師傅時,發現市場上人才短缺,著手成立了蘭州牛肉拉面專業技術培訓中心。后來為了增加學員的實訓和就業機會,又創辦了“金味德”實體店,并致力于蘭州牛肉拉面的國際文化交流。

      “金味德”商標已在世界50多個國家注冊,培訓拉面技能人才近4萬人。2018年1月25日,梁順儉會同甘肅省烹飪協會、蘭州牛肉拉面行業協會、金味德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園、蘭州資源環境職業技術學院等聯合發起了蘭州牛肉拉面國際聯盟暨蘭州牛肉拉面國際商學院,共同推動蘭州牛肉拉面國際化發展。

      “我們發起甘肅‘一帶一路’蘭州牛肉拉面國際聯盟,就是想建立健全牛肉拉面服務體系,把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從培訓、生產、研發、經營、創業等方面進行謀劃布局,讓國內外資金、人才、技術和經營管理經驗能深入交流合作,推動蘭州牛肉拉面更加產業化、標準化、現代化、國際化,贏得發展新機遇。”梁順儉說。

      面向未來

      蘭州牛肉拉面已走過百年歷程,但發展模式單一、品牌認知低端化、產業融合程度低等問題始終存在。記者在采訪過程中,許多人對蘭州牛肉拉面的發展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議。蘭州當地也已做了諸多努力,為了蘭州牛肉拉面更好的未來行動起來。

      蘭州牛肉拉面產業未來發展方向是什么?政府如何從戰略層面統籌規劃,加大投入力度,展開國際化推介和品牌輸出?如何處理好傳統和工業化的關系?這一系列問題都迫切需要找到答案。

      “要讓蘭州成為全國蘭州牛肉拉面產業的中央工廠以及文化品牌輸出地。”鄧毓博說,在牛肉拉面產業發展中,產業園區建設、工業化生產、品牌文化輸出、中高端人才培養都是不可忽視的重要手段,要改變以往企業各自為戰、分散加盟的業態,讓蘭州牛肉拉面真正成為蘭州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

      “我們正在從建立完備的現代供應鏈體系、補足產業短板、創新經營模式、適應互聯網經濟、拓寬經營渠道、培育文化價值、增強品牌競爭優勢等方面著手,積極尋找突破口。”蘭州市副市長楊平說,為破解發展瓶頸,蘭州市委、市政府正在探索出路。

      2021年初,蘭州市在位于永登縣樹屏鎮的蘭州樹屏產業園著手建設“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園”,想以此蹚出一條百年牛肉拉面高質量發展的全產業鏈突圍之路。“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園”項目規劃總占地1200畝,計劃總投資約32億元,建設規模約百萬平方米,是甘肅省目前唯一的集食品加工、中央廚房、冷鏈倉儲、物流配送、檢驗檢測、農業食品觀光旅游、研學基地、孵化研發、電商銷售為一體的多功能食品產業聚集地。

      “建設‘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園’,永登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蘭州市永登縣縣長劉宗斌說,永登縣盛產優質“和尚頭”小麥,有多家面粉加工企業、肉牛養殖企業等。縣城周邊鄉鎮發展日光溫室及鋼架大棚等設施蔬菜基地1萬多畝,蒜苗、香菜可實現全年均衡足量供應。

      楊平介紹,“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園”吸引有經營實力和產業規劃的骨干企業入駐,在政策上給予支持,鼓勵和支持企業向產業鏈上游拓展,建立完善的現代供應鏈體系,生產加工蘭州牛肉拉面預包裝產品。同時,按照中央廚房思路,集中統一生產加工供全國牛肉面館使用的原料輔料和其他相關特色小吃。“蘭州將產業化經營與品牌化發展相融合,線上拓展與線下實體經濟相融合,歷史傳承與開拓創新相融合,特色美食與文化旅游相融合,培育大型骨干龍頭企業,鼓勵發展集約經營,形成產業和實體店雙線運行、齊頭并進的協調發展局面。”楊平說。

      蘭州牛肉拉面工業化發展之路已見雛形,但前行之路不會一帆風順,需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

      “必須抓住產業鏈鏈主及產業鏈各關鍵環節,還要在管理上抓好四件事。”焦新望說,蘭州牛肉拉面產業如何按照現代服務業的要求高標準發展,是當前需要解答的命題。第一,要有響亮的品牌,由龍頭品牌引導產業走出去;第二,要加強供應鏈管理,建立可靠穩定的供應鏈;第三,門店標準化管理,達不到統一標準的就要淘汰;第四,政府和相關教育機構應給予大力支持,加強從拉面師傅到服務員的整體培訓管理。

      “消費者越來越重視食品安全和質量,綠色與健康已經成為餐飲產品的基本要求。此外,如何滿足消費者個性化、多樣化需求,解決好這個問題尤為關鍵。”蘭州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徐曉鋒說,要致力于增加附加值,提檔升級,塑造品牌。 (經濟日報記者 趙 梅)

    (責任編輯:王炬鵬)

    【高質量發展產業調研】拉面飄香

    2022-05-17 05:39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日学生妹作爱的电影免费网